2013东莞市幼儿英语、才艺大赛,请你做评委!
幼教圈免费微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幼教快讯 » 正文

29年,为了让幼儿在关键期起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2-12-11  浏览次数:1025
广东学前教育网资讯频道导读:2012年6月6日——全国又一个高考的日子,对于殷红博来说是他生命中最期待的日子。接受过他创办的北京博凯智能全纳幼儿园幼儿关键期教育的第一届毕业生终于迎来了高考...


在博凯第十届激情杯幼儿足球联赛上的“小勇士”。

英国皇家督学及教育专家到博凯进行学术交流。

殷红博的教学方式与众不同。
 

  2012年6月6日——全国又一个高考的日子,对于殷红博来说是他生命中最期待的日子。接受过他创办的北京博凯智能全纳幼儿园幼儿关键期教育的第一届毕业生终于迎来了高考,这些当年接受了实验性的教育方式的小朋友,在与同龄人的竞争中能否脱颖而出?结果让和他们一起参与这场决战和考验的殷红博很感欣慰——博凯首届毕业生半数以上考入国内外名牌大学,其中16岁的沈睿同学提前2年参加高考,以优异成绩考入香港科技大学;赵一羽考入美国哈佛大学;翟昕娃考取英国牛津大学;吴宇光考上清华大学……

  “这是第一届毕业生,以后的毕业生会更棒,更好,因为我们的老师更优秀了。”在博凯幼儿园的会议室里殷红博满脸笑容地告诉我。

  殷红博提出儿童关键期全素质教育理念并开展儿童关键期教学实践,经过29年30000余人次长期跟踪研究与教学实践,殷红博教授在国际上提出了婴幼儿发展关键期的五大规律:相似规律、时间规律、持续规律、水平规律、优势规律。他研究发现,人类50%的发展关键期在3岁之前,人类70%的发展关键期在7岁之前。人的认知模式、记忆模式、思维习惯、知识结构、学习心理、优势学习能力、体能素质、艺术素质以及能人所不能的个性心理特征,都是在7岁前的发展关键期奠定了发展的基础,决定了人的事业成功和生存质量。如果孩子在发展关键期得到科学、系统的适时教育,孩子的综合潜能将得到最佳的开发,而一旦错过关键期将难以补偿。他认为,人类尚有90%的潜能有待开发,而婴幼儿发展关键期是开发人类全面潜能的最佳时期。7岁也许不到人生的10%,却几乎决定了人生的100%。

  进行中的球赛

  天空蔚蓝,天上几块薄薄的轻云缓慢地移动着,阳光透过云层照在地上,依然那么炙热。我站在一块特制的足球场前准备观看一场特殊的足球比赛。球场面积很小,大约150平方米左右;地上铺着塑料草坪,四周的墙上也铺上了大约一米高的塑胶草皮。比赛开始前,孩子们身着蓝、黄两色队服入场,一切按照正规的足球比赛进行。孩子们六岁左右,一个个站得笔直,分列在裁判员左右。开赛前场上响起了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孩子们随着节奏唱了起来。

  国歌奏完后,两队球员到各自的场地就位,孩子们早已驾轻就熟,围成一圈安排攻防策略,互相打气。中场开球,裁判员哨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孩子们个个施展球技,闪转腾挪,过人,大力抽射,有模有样。突然,一个小孩在抢球过程中被足球砸中脑袋,但他在场上缓了缓神,又投入到了紧张的比赛中……

  十年前,殷红博在自己办的幼儿园开设足球课程。这一举动在当时乃至现在都面临着不小的挑战。经过了两年的足球训练,家长们看到了孩子的巨大变化,尤其是变得勇敢了。很多孩子参加足球训练前娇生惯养,动不动就哭哭啼啼,足球训练之后,孩子变得坚强了,球飞过来砸破了鼻子,擦一擦继续投入到比赛中。家长看着球场中奔跑的孩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既高兴又难过。很多家长激动地对殷红博说:“我就希望我孩子是这样,以前娘娘腔,踢了球却变得这么勇敢了。”

  听了这话的殷红博心中暗自高兴:他的球赛虽然没有结束,但看上去不会输。

  1981年夏末,殷红博来到了北京理工大学,开始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外面的世界充满着诱惑,新鲜事物比比皆是,但是殷红博不为所动,仍旧安心学习。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期末考试他居然排名中等,而平时不怎么学习,甚至逃课、到处玩的同学却名列前茅。从小特别优秀的殷红博在大学第一次尝到了被人比下去的滋味,失落感油然而生。他想:我平时那么努力地学习,他们平时都在玩,为什么考试的时候人家努力两天就比我的效果好?百思不得其解,殷红博只好“厚着脸皮”向这些同学请教。

  “唉,你怎么学习的呀?平时不见你怎么学习的啊,咋考试的时候这么牛?”

  “我只不过有方法罢了,我的老师们教会了我很多学习的方法……”

  听同学这么一说,殷红博想起了自己在山区接受的教育(殷红博从小生长在四川偏僻山区的兵工厂,父母是兵工厂里的员工)。深山里教育水平很落后:学校里没有优秀的老师;除了全国统编教材外,没有参考书,连课外读物都很少;最关键的是没有学生可以交流,在殷红博之前,大山深处没有人考上大学。

  为了填补自己早期教育的缺陷,殷红博开始大量阅读心理学、教育学的书籍。抱着“开发自己”的想法,殷红博敲开了研究室的大门。负责老师对这位兴趣浓厚的学生很有好感,向他介绍了思维科学的研究领域、研究意义……老师的介绍让殷红博对思维科学着了迷。在他的强烈请求下,老师同意了他在研究室兼职学习。

  在研究室里,殷红博主要跟着老师研究幼儿教育。随着自己研究的越发深入,又受到老师的影响,殷红博最终将自己的未来放在了幼儿教育领域。

  大四暑假,殷红博像往常一样在火车上站了四十多个小时回家探亲。一天晚上,在家里的客厅里,刚吃完饭。一家人围坐在简陋的饭桌旁聊天,殷红博试探性地对父母说:“我毕业留校了,以后就做幼儿教育研究。”父亲有点生气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非常吃惊又不可思议地说:“你干嘛要留校,还搞幼儿教育,我当时帮你选的计算机应用专业是想让你毕业后从事IT行业,想让你将来有出息,唉!”看到父亲有些生气,殷红博连忙解释道:“爸,其实幼儿教育在整个人的一生教育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意义重大……”父亲根本没有听进去殷红博的解释,抱怨道:“幼儿教育就能培养人才,那要硕士、博士阶段的教育干什么?还有就算你要为国家培养人才,怎么不去大学当教授,这样也能培养人才啊?你是怎么想的?我和你妈完全不理解。”看到这种状况,殷红博脑子一转,对父母说:“我给你们打个比方吧!我吃五个馒头吃饱了,你们说说看我是吃第五个馒头吃饱的,还是吃第一个馒头吃饱的?我把第五个馒头吃了,我饱了,但是我不能说我吃第五个馒头吃饱的,第一个馒头也很重要啊。”听了儿子的解释,父亲脸上的怒气消了几分,对殷红博说:“算了,我们也知道你的脾气,认准一个理你一定会坚持到底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吧,我们不管了!干这行没什么钱,如果以后钱不够的话告诉我们,我们会资助你!”

  如愿以偿,幼儿教育研究的重担落在了北京理工大学毕业生殷红博身上。

  为“关键期”的存在寻找证明

  1993年,殷红博提出了“幼儿关键期教育理论”。论文写出来后,他打电话投稿,或者直接拿着论文去期刊杂志社投稿,但是每一次他都吃了闭门羹。期刊社领导冷笑着对他说:“你这是什么啊,有什么关键期,这是外国人的说法,我们中国人没有。”有的期刊社以“还没有定论”否定了他的论文。

  为了找到定论,这个中国幼儿关键期教育理论的先行者先行了10年。早在上大学时,殷红博一有时间就泡在图书馆里,广泛地阅读心理学、教育学方面的书籍。

  第一次接触“关键期”的相关理论,是在大二下学期。殷红博在图书馆翻阅洛仑兹的著作《鸟类的社会行为》,在书中他看到了作者对动物关键期的研究。“关键期”,殷红博心中一震:人是不是也有关键期呢?

  在研究室里,钱老说过人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发展。为了弄清到底人类有没有关键期,殷红博翻阅了很多心理学的书籍。彼时多数中国心理学家都否认人类关键期的存在,外国心理学家虽也有人反对,但大多对该理论表示宽容或支持。

  中国古语“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说的是否就是人类的关键期?从各方面综合考虑下来,殷红博觉得人类有关键期,而自己要做的就是要去证明它的存在。

  一次听老师讲课,老师偶然提到了有人在做中外儿童的差距对比研究,这激起了殷红博的兴趣。他很想知道中外的孩子到底有没有差距,这种差距是由什么造成的。1990年殷红博在北京做了一个有趣的对比研究,研究中外儿童学前期不同阶段的差距。他列出12个指标,在北京各幼儿园采集中国孩子的数据,又在使馆区的外国幼儿园采集外国儿童的数据,经过对比研究他得出了惊人的结论:在一岁半之前,中国孩子和美国等国家的孩子没什么差距,有9项指标和他们差不多,有3项指标甚至超过他们;两岁半的时候我们有一半指标开始落后;五六岁的时候所有指标全部不如人家。

  这是否说明存在着人类教育的一个关键期,使其中的儿童拉开了差距?殷红博在北京某大学学习心理学时,“斗胆”去请教了国内心理学界的一位重量级专家。恭敬地敲开了专家办公室的门,他以学生晚辈的身份向专家请教,“老师,我在研究人的关键期,我研究发现孩子的语言关键期大概在六个月左右,在这个时期要让孩子理解语言,如果错过了这个时期,孩子讲话就会很晚。”

  “哪里有什么关键期,根本不存在。讲话几岁都行,两岁不会讲话,那三岁讲话也行啊!”专家非常武断地对殷红博说,言语之中透露着不屑一顾。殷红博心里暗暗较上了劲。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殷红博作为教育人才到福建工作,在福建,他有充分的时间可以专做自己的幼儿教育研究,很多幼儿园成了他幼儿教育的研究试验基地。

  做研究的日子非常平淡,殷红博自己设计一个又一个的教案,然后白天自己跑去幼儿园做试验,晚上再回来总结,日复一日。夏天的福建40摄氏度高温,他每天要骑着自行车跑三五个幼儿园……

  悉心研究的成果却受到杂志社的冷落,殷红博并没有灰心,他又静下心来根据自己提出的理论体系设计了一套幼儿教育用书。这套书由福建省少儿出版社出版,出版社社长的孩子此前正是殷红博教育理论的受益者。经过殷红博的培养,孩子变得聪明了,而且爱学习了。社长看到自己孩子变得这么优秀,对殷红博的教育理念、方法赞许有加。后来社长得知殷红博想出一套幼儿教育丛书,便大力支持,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这套书出版之后发行量很大,第一版发行了六万多册,很多幼儿园购买了这套幼儿教育用书当作教材。

  他终于为幼儿发展存在“关键期”找到了“证明”。

  幼儿教育不是带孩子

  “你热爱幼儿教育吗?”

  1997年,殷红博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北京建立了博凯幼儿园,第一步招聘老师的事就让殷红博很揪心。很多应聘者认为既然选择了幼教行业就愿意做幼师,殷红博对这样的回答很不满意。

  要建立自己的幼儿园殷红博有他的考虑。在福建的时候,殷红博研究出一套训练记忆的教材去一家幼儿园试验。他又研究出一套语言训练的教材,但原来的幼儿园不让试验了,就只能再换一家……几年下来,他发现培养的孩子没有全面发展,只是在培训的某一方面比较突出。于是殷红博决定建立自己的幼儿园,将自己创立的教育体系完整地应用到实践中,培养综合发展的孩子。

  那时中国的幼师大多初中毕业,整体素质不高,为了能够招聘到满意的老师,殷红博亲自上阵主持面试。“第一爱幼儿教育,第二综合素质要高,第三要有理想”,这是殷红博对教师的要求。

  “你能认识到幼儿教育到底有什么意义吗?幼儿教育不是带孩子,不是看孩子,是培养人才。”对每一个应聘者,殷红博都要如此苦口婆心。

  真正的难题是生源。幼儿园开办初期没有多大的名气,而且公立幼儿园吸纳了大部分学生。“很多家长不认可我。”

  面对众多家长的质疑,殷红博决定免费招收三十个孩子培训两个月,让家长看到自己的教育成果。两个月的免费教育结束后,孩子们发展突出,家长们口口相传,幼儿园有了口碑,招生问题迎刃而解。

  但更多的人还是想看看,这个“幼儿关键期教育”究竟有什么独特之处。

  幼儿园招收的第一批学生中有一个孩子很特殊,刚去幼儿园的时候三岁半,很有个性。老师上课问:“小朋友们,小白兔爱吃什么呀?”学生们齐声回答说:“萝卜和青菜。”这个小朋友跳起来说:“爱吃蘑菇!”老师也不知道小白兔吃不吃蘑菇,因为教材上写着小白兔爱吃萝卜和青菜。后来老师去查资料发现小白兔真的吃蘑菇。殷红博把这个事例拿到老师们的培训课堂上分享,他告诉老师们“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没有对错,你要鼓励他的想法。”

  幼儿园的资深老师马益文来自山西大同,毕业于山西大学体育教育专业,是幼儿园的第一个男老师。刚来幼儿园的时候,他所接受的成人教育观念与殷红博的幼儿教育观念背道而驰。殷红博不断指正马老师教学中存在的问题,甚至有时候把马老师骂哭了,马老师三番五次向殷红博表达了辞职的想法。好在殷老师不断激励马老师。两年后,他开了窍,教学水平节节攀升,深受孩子们的喜爱。教学理念、方法问题并不是只有马益文一个人有,幼儿园的很多老师刚来的时候都有这样的问题:与孩子之间缺乏互动,用教授成人的方法教孩子。为了指导老师们更好教学,殷红博创造了导演教学法,即老师是导演,自编自导,还得是演员,带着孩子们一起演戏,在表演的过程中向孩子们传授知识。

  幼儿足球踢开一片新天地

  足球,无疑是幼儿园最具特色的教学模式。

  殷红博小时候非常喜欢足球,每次踢球后感觉自己脑袋很清醒。为了弄清楚孩子们是否喜欢足球,殷红博为每个孩子准备了10个左右的运动项目供孩子选择,结果惊奇地发现85%的小孩喜欢踢足球。

  1994年殷红博开始研究幼儿足球,并有目的地教给孩子们一些球技。后来发现孩子们学不会,他就查阅相关的书籍,弄清楚孩子什么时候开始运动不会伤身体,什么时候可以掌握运动的技巧。在足球训练的设计上他花了两年时间,去验证修改又花了三年的时间。五年的时间殷红博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幼儿智慧足球教育体系”。

  幼儿的身体处于发育期,非常脆弱,足球教育体系再完备,安全吗?不管是教委,还是孩子的家长都非常担心。为了让孩子的家长们接受幼儿足球课程,殷红博使出了浑身解数。他告诉家长,“孩子受不受伤不仅决定于运动项目,还决定于孩子自身,孩子哪都能受伤,走路都会受伤,聪明的孩子就不会受伤,会自我保护……”同时殷红博也在硬件投入上下足了功夫,特制的小型足球场上防护措施齐全。但是很多家长依然有所顾虑,他们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这么小就在球场和别人对抗,碰撞,甚至受伤。但有些爱好足球的家长带头迈出了第一步。殷红博亲自上阵给第一批孩子们上足球课。两年下来没有一个孩子受伤,从此以后教委和家长也就放心让孩子在球场上奔跑了。

  “足球教育”红了,走出了幼儿园。好多家长来幼儿园咨询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博凯,但是一听幼儿园的收费标准后望而却步。但殷红博也有难言之隐,为了留住优秀的教师人才,博凯的教师工资水平普遍较高,收费高在所难免。但是看着这么多孩子的家长抱着希望而来,又失望而归,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博凯的优异成绩让殷红博名声在外,很多学校请他去做讲座,也有许多幼儿园派自己的老师来博凯接受培训。走了很多地方,培训了很多幼儿教师,但效果都不理想。殷红博觉得幼教的水平差问题十分突出,但是这种问题短期内又无法解决。

  殷红博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制作教学一体机,“我想到了傻瓜相机,我可以造一台傻瓜教学机,即使老师的素质不高也能把孩子们教好!”

  教学一体机的主要内容是根据教材制作的3D FLASH。制作这些动画让殷红博煞费苦心。他联系了一家公司专门负责动画的制作,而自己负责设计和监制。他先根据教材和多年积累的经验设计出动画内容,然后去公司指导设计人员制作。每天晚上殷红博设计好动画,第二天早上直奔公司,在公司里和几个设计人员呆在一块,一步一步地指导设计人员制作。八千多部动画,一千多个小时的时长,三年的教材,两年多的时间做下来,殷红博磨破了嘴皮子。有的时候设计的动画达不到殷红博的要求就要反复修改,公司的老板跟殷红博抱怨:“院长,不跟你干了,我都快疯了!”

  “为什么呢?”殷红博有些困惑。

  “我的员工都跑了三批了,给你干活太累了,你的要求又多,我的员工来一批走一批”,公司老板不高兴地说。好在教学一体机已经研制成功,正在测试阶段。

  在我们聊天的办公室旁边,有一个奖状陈列室。里面的各种奖状琳琅满目,而墙上挂着的一面面锦旗更加引人注目。锦旗上的字诉说着对师恩的感谢。殷红博的这场球赛,看上去已经胜券在握。

  近年来,他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网络幼儿园——中国儿童关键期教育网,开创幼儿园网络教育全新的模式。研制出中国首创“儿童关键期教学一体机”,开创移动幼儿园全新教育模式。出版了《儿童发展关键期与超常智力开发》、《幼儿记忆发展关键期基础训练》、《幼儿语言发展关键期基础训练》、《幼儿数学发展关键期基础训练》、《零岁开始的语言开发》、《零岁开始的手脑协同训练》、《零岁开始的智能开发》、《婴幼儿数学开发》等18部专著。殷红博还作为总撰稿和导演,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拍摄了中国第一部52集《幼儿汉语教程》,连续播出一年,获得了中央电视台最佳节目奖。

  殷红博告诉我,刚刚过去的2012年教师节博凯迎来了一年一次的盛会,上百位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返回母校参加活动。“鲜花堆满了会议室,无处下脚,满屋子飘着芳香。”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广东小雅教育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粤ICP备16115124号-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学前教育·幼教亲子社区
友情提示:本站所有信息来源于网络或教育专业书刊,我们不能保证信息的可靠性和准确性,也不能替代育儿专家的意见。
如有引用或转载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告知本站。
东莞艺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7 www.gdyj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群:110666502 QQ群:3638286

网络110 东莞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网络110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无线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